金羊网首页 登陆 注册
首页 > 粤剧发展史“兰桂是谁”之谜或有答案

送彩金的平台

■白云区北村显常书舍横梁上有“兰桂”“腾芳”字样。 受访者供图

兰桂,清朝晚期人,他培养了以邝新华为首的粤剧艺术五大台柱,为清末的粤剧中兴打下了良好基础。其后邝新华带领戏班同人创办八和会馆,兰桂成为八和会馆供奉的前三位祖师爷之一,但由于记载史料甚少,身世不明。“兰桂是谁”一直是萦绕在八和会馆后人心中的疑问。

徐癸酉,字显常,生于现属于广州市白云区太和镇的北村,当地人称二花面癸酉,中晚年在太和北村设立显常书舍开馆授徒。3年前,徐氏后人打开尘封十几年的北村老屋,竟为八和会馆后人解开谜团提供了重要线索。近日,白云区在北村举办乡村粤剧墟暨纪念粤剧先贤兰桂诞辰205周年活动,八和会馆后人确认,徐癸酉就是兰桂。

■新快报记者 李应华

尘封的粤剧道具引出寻根之旅

徐癸酉第五代孙徐焯华近日在接受采访时告诉新快报记者,3年前,有徐氏同族兄弟提出拆了祖辈在太和北村留下的一座老屋重建。在商量之时,他们顺便走进老屋一探究竟,竟发现了不少与粤剧相关的道具,这些道具一下子唤醒了徐焯华的一段回忆:徐氏一族对于粤剧的热爱代代相传,上世纪50年代,他在这座老屋练过功。“以前听阿爷说,见过祖先是搞粤剧的,还挺出名,到底是谁呢?”回忆之下,徐焯华产生了好奇。他的女婿李耀安也是粤剧爱好者,加上以前从事过文字工作,便走访了族中几位老人,将老人们口述的事情一一对照并组织成文,试着到粤剧八和会馆求助。

北村?这个地名一下子引起了八和会馆理事总务主任小蝶儿(严美芳)的关注。她记得,不少前辈曾提及,兰桂祖师是白云北村人。1996年,年近九旬的粤剧大师罗品超还念念不忘昔日的戏班先贤。“八和会馆创始人邝新华有个恩师兰桂,祖籍在广州郊区龙归北村,你们一定要去探访,搜寻他的事迹。”严美芳告诉新快报记者,她一直记着肇哥(罗品超)对她说的话。她和其他八和会馆后人几次到太和北村寻找,但当地人表示从来没有听过“兰桂”这个名字。“我们行内有个规矩,只用艺名不用真名,所以不知道兰桂的真名;而艺人对外则只用真名,不用艺名,所以我们去北村寻根,没找到‘兰桂’。”想起当年几度寻觅无果,严美芳坦承都有点心灰意冷了。

乡村教师徐癸酉就是祖师兰桂?

在得知徐氏老屋内发现粤剧道具的消息后,八和会馆后人很感兴趣。“会不会徐癸酉就是兰桂呢?”带着这个疑问,他们决定到徐氏老屋了解清楚。

一踏进老屋,这里的布置结构就让八和会馆后人们感到熟悉——大厅中间立着4根大柱子,把大厅分隔为正间及两旁的次间。两侧各有一个门框。“以前戏厅左右两侧各有一道门,做戏的人不是从正面登台,而是从大厅旁边的门框进入,有‘出将入相’的说法。”严美芳解释,这座徐氏老屋虽然名为显常(徐癸酉字)书舍,但格局与常见的书舍不同,门楣的封檐板木雕,雕刻着唱戏的人物故事而非同时期建筑常见的花鸟虫鱼。沿着封檐板望去,悬挂其上的匾额正中刻着唐代诗人贺知章的《回乡偶书》一诗。

“根据族谱,徐癸酉60岁时回到北村建书舍开班授徒,所以刻这首诗有所寓意。”李耀安向新快报记者解释,更重要的是诗文两旁还刻着“兰桂”“腾芳”四个大字。徐癸酉是北村本地人,喜欢唱戏,还开班授徒,家里刻着“兰桂”两字,莫非他就是兰桂?

访故人翻古书 线索逐渐清晰

八和会馆副主席王自强(王伟强)回忆,大概在10年前,他与八和会馆同人到广州市海珠区海幢寺附近的溪峡街走访过一位当时近九十岁的粤剧老艺人何满,何满曾提及,老前辈说旧时在伍家花园的“庆上元童子班”有个教戏的二花面叫徐癸酉,学童叫他徐师傅(酉叔)。而古书中也有记录,在清朝咸丰八九年间(1858—1859)兰桂曾在广州河南溪峡伍家花园办“庆上元童子班”。李耀安整理徐氏族谱发现,徐癸酉在道光年间开始经商创业,与当时大富商、十三行买办伍紫垣交往良多,在广州杉木栏做杉木材生意。伍家花园正是伍紫垣的房产。

李耀安也在经商,通过朋友介绍找到了伍氏后人。根据伍氏后人所述,后来由于伍紫垣去世,他的儿子没有继续让“庆上元童子班”在伍家花园开办。李耀安还查到,伍紫垣去世的时间和徐癸酉回到北村建房开班的时间差不多,他认为,这也是将兰桂和徐癸酉活动联系起来的重要线索。对于这些发现,八和会馆后人也表示认可。

老屋已衰颓 未来如何不明朗

上周四,正值重阳,白云区在北村举办乡村粤剧墟暨纪念粤剧先贤兰桂诞辰205周年活动,现场揭幕了一个粤剧练功形象的雕塑,也是为了向先贤开班授徒中兴粤剧的壮举致敬。严美芳、王伟强等八和会馆后人受邀出席活动。

会后,他们再次来到显常书舍。比起3年前,这里现在已经收拾一番,但仍难掩老屋衰颓。当年拆老屋建新房正是由于产权人住房不够,现在发现老屋有价值,但问题依然存在。老屋产权人希望把显常书舍和邻近的徐癸酉故居捐给政府,置换村里其他地方的宅基地建房,但由于国家没有相关政策,省市也没有这样的先例,村委会、文化部门难以定夺。

“我们当然希望这里能保留下来,成为纪念祖师爷的一个地方。”严美芳表示,这栋老屋承载了八和会馆后人数十年寻根问祖的难忘往事。

■图/廖木兴

金羊网郑重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金羊网无关。其原创性及文中陈述内容未经本站证实,金羊网对本文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请网友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需转载可联系原作者或致电金羊网版权联系电话:020-87133589。